陆学艺:农村要进行第二次改革,进一步破除计划经济体制对农民的束缚

  • 时间:
  • 浏览:2

  历史的经验表明,凡是农村的某个现象,回会一县一地居于可是我全国性的比较普遍地居于,回会一年二年,可是我连续多年,屡治不愈。那就回会不可能 一般讲的干部现象,认识现象,执行现象,工作只能位的现象,可是我体制性、制度性的由于 ,单靠加强领导,提高认识,改进工作是处置不了的,要靠改革,要靠调整可是我的体制安排,要靠制订新的政策,才能从根本上处置你这些 现象。

  一、 农村发展和改革的回顾

  农村在实行“政社合一”“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人民公社体制可是我,实行统一经营,集体劳动,平均分配的体制,你这些 体制不适合农村生产力的要求,不符合广大农民群众的意愿,严重挫伤、压抑了农民群众的积极性,可是我农业生产长期停滞徘徊,粮食和农产品严重短缺,只能满足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阻碍了整个经济社会事业的发展。从1930年可是我党和国家在农业上投入了巨大的精力,提出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把农业放满一切经济工作的首位,整风整社,反五风,对农民进行社会主义教育,大搞四清运动,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号召农业学大寨,全国开展学大寨运动。毛泽东同志亲自提出,大寨能做到的,怎么儿 别的农村做只能?一年不行,二年不行,三年四年总才能了吧!。可是我总不见效。农村生产可是我上不去,粮食严重短缺,直到1978年,全国人均占有粮食只能633斤,同1956年相比,只多了19斤,八亿人搞饭吃,饭还不足英文吃,只好靠进口粮食来弥补。农民年人均分配收入只能70多元,全国有1/3多的农民,也可是我有约2.5亿人居于连温饱都处置不了的贫困境地。

  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农村进行改革,在全国实行家庭联产责任制,从根本上改革了统一经营,集体劳动的人民公社体制,把土地等生产资料交给农民家庭自主经营,农民有了自主权,农民得到了实惠,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农业生产连年丰收,到1984年,出先了历史上空前的卖粮难,就初步处置了吃饭现象。

  对于这段历史,时任中共山东省荷泽地委书记的周振兴有个很妙的总结,我知道你:农业怎么儿 上不去?农民怎么儿 穷?农民是被绑穷的。当时的一套最好的办法(指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统购统销等体制)把农民的手脚都捆绑了起来。农民干不了,农业生产就上不去,越绑越穷,越穷就越绑得紧,陷入了恶性循环。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可是我松了农民身上的五花大绑,农民才能干活了,农业生产就上来了。这是很有道理的。

  1985年改革实行了20多年的粮食统购政策,改统购为合同定购,保留对城市居民的统销,这可是我是继续改革计划经济体制的大举措,但因配套政策不当,1985年粮食减产7%,为了保证对城市居民的平价粮食供应,1986年把合同定购改为农民一定要完成的任务,实际又回到统购老路,加强了基层干部的工作,使之成为完成定购等任务的行政力量。从此农业生产进入了新的徘徊期,农村现象此起彼伏,时好时坏。对此我们我们我们我们都儿没法从继续深化农村市场经济取向的改革,可是我还采取了某些计划经济体制的最好的办法,可是我继续加强行政控制,于是为了处置农村现象,农村乡村两级干部队伍不断膨胀,国家又没法财政支持,反而还把农村义务教育等支出转嫁到农村,农民负担重了,干群矛盾突出了。

  所幸的是,农村家庭联产承包制的基本经济制度未变,农业生产90年代可是我还是持续发展的。到1996年获得又另俩个 多特大丰收,粮食总产超过了1万亿斤,从此,农产品供给由卖方市场转为买方市场,农业发展进入了另俩个 多新阶段。目前农村的基本形势才能可是我概括:农业现象基本处置了,但农村现象、农民现象还没法处置。

  国家在1993年就提出了要千方百计增加农民收入,千方百计减轻农民负担,实现农村社会的稳定。这是针对要处置农村、农民现象提出的任务。但十年过去了,农民收入可是我上不去,1997年可是我,纯农户(占全体农民的30%)的收入是逐年下降的,农民负担下不来,各地的统计回会年纯收入的5%以下,但实际在10%以上,经济现象处置不了,农村社会也就难以安定,各地农民上访上告和群体事件逐年增多。30年,在全国上访上告和群体事件总数中农村首次突破30%,超过了城区的总件数。

  党和政府为处置三农现象作出了巨大的努力,一再强调要从全局和战略的深层,把三农现象作为重中之重来处置。近几年才能说是年年讲,月月讲,逢会必讲,也采取了某些具体处置的最好的办法。今年一月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提出了“多予、少取、放活”的指导思想,会后各地都采取了某些落实的步骤。但据我今年到江苏、河北、广东、甘肃等地的农村调查,总体说来,今年气候好,雨水多,是个丰收的年景。但粮食和农产品市场仍然疲软,销售困难,价格稳所含降,今年荔枝运到北京,只卖2元一斤,香蕉苹果 上市不久只卖0.4-0.5元一斤,肉蛋、蔬菜也便宜,农业增产了,农民没法增收,农民购买力萎缩,农村市场依然拓而不展,城乡差距继续扩大,东部沿海的乡镇企业经过改制,蓬勃发展,而广大中西部地区的乡镇企业失去、鲜有起色,东西部差距继续扩大。一要素乡镇政府债台高筑,教师和干部的工资仍是数月不发,有的只好“放假”,不少乡镇政府居于半瘫痪、瘫痪请况。相当一要素地区的农村干群矛盾紧张,冲突不断,社会并不安宁。

  二、“计划为体、市场为用”行不通

  三农现象屡解不了,没法现象到底出在哪里呢?在计划经济体制时期,那时对农村的要求是,为国家工业化提供粮食、副食、工业原料。经过20年的努力,你这些 点做到了,现在的农业已能满足国家对粮食、副食、工业原料的需要,才能做到保证供给,丰年有余。可是我农业、农村、农民现象的核心是要处置农民现象,使农村逐步现代化,实现城乡一体化,使大要素农民转到二、三产业,转到城市里去,只能减少农民,才有富裕农民。从发达国家的历史看,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是同步的。我国因特殊的国情,走了一根先工业化,后城市化、现代化的道路。现在工业化已到中期发展阶段,但城市化还居于初级阶段。靠着国家的宏观调控协调,工业化可说不可能 基本实现了,但城市化严重滞后于工业化。为今之计,是要调整社会形状,加快城市化的步伐,让大要素农民逐渐转到城镇的二、三产业就业。可是我有学者说,可是我的农民现象是要处置土地现象,现在的农民现象是要处置农民的就业现象。这是有道理的。1998年,十五届三中全会提出,加快小城镇建设,放开小城镇的户口,让农民进小城镇。四年过去了,收效不大。1997年全国劳动力中在农业中就业的不可能 降到49%,但这几年又反弹到30%。这可是我说,仅仅放开小城镇的户口,可是我计划经济体制条件下形成的就业、住房、上学、医疗和社会保障等一系列体制不进行改革调整,还只能处置农民的就业现象,城市化也发展不起来。这几年城市化率从1999年的30.4%,两年功夫就提高到301年的37.7%,这是不可能 改变了统计指标口径,把进城三天以上的农民工也统计为城镇户口的结果,如按原口径计算,无需超过32%。按农业户口非农业户口计,301年农业户口仍占73%。

  小平同志说:“革命是解放生产力,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确立可是我,需要从根本上改变束缚生产力发展的经济体制,建立起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有益于生产力的发展,这是改革,可是我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1]1996年中央在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中,明确提出:要“积极推进经济体制和经济增长最好的办法的根本转变。要从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变,经济增长最好的办法从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型,这是实现今后十五年奋斗目标的关键所在”[2]国内外的实践表明:计划经济体制回会个好的经济体制,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才能发挥一定的作用,但从长远看,是束缚生产力的经济体制,不符合生产力不断发展的要求。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改革开放,在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可是我采取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取向,可是我发展乡镇企业,办经济特区,进行国有企业改革等等回会要从根本上改变束缚生产力发展的计划经济体制。20多年来改革开放的经验和教训表明:哪个地区,哪个部门对计划经济体制那一套改得好,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变得好,那个地区、哪个部门的经济就发展得好,社会事业就进步得快,反之经济就徘徊,上不去,社会发展就停滞不前。

  计划经济体制,我们我们我们我们都儿是向苏联学来的,误以为这是先进的经济体制,从30年代初期搞第另俩个 多五年计划可是我刚开始英文,从上到下,学学很认真,推行得很全面、很彻底,把它列怎么主义的本质形状之一,奉为圭臬,影响了整整一代人。不仅是经济体制,可是我渗透到政治、军事、社会、文化等方方面面,都建立了与计划经济体制相适应相配套的体制,实行了几十年,可谓盘根错节,根深蒂固。

  中国的改革是从农村改革可是我刚开始英文突破的,“搞农村家庭联产承包,废除人民公社制度”,[3]实际也可是我对计划经济体制的突破,农民冲破了计划经济体制的束缚,引来了农村生产力的解放,农业生产的大幅度增长。可是我废除人民公社体制可是我冲破了计划经济在农村的另俩个 多方面(当然是怪怪的要的一根)还有统购派购(可是我叫合同定购)流通体制、土地制度、信贷制度等等方面,怪怪的是为适应计划经济体制要求而建立的城乡分治的户口制度,就业制度、教育制度、社会保障制度、医疗保健制度、民兵制度、义务工制度以及行政管理制度等等。你这些 经济的、政治的和社会的体制,好似把农民五花大绑捆绑了起来,动弹不得。在农村实行家庭承包责任制,可是我放开了农民的两只手,使之能搞农业生产了,但身子和双脚还是被计划经济体制绑住的,使我们我们我们我们都只能直接进入社会主义市场,参与市场经济竞争,同城市居民起点就不平等。相似农业上容纳不下没法多劳动力了,农民要进城打工。30年代后期可是我刚开始英文,农民工进城了,作为代价,农民离乡要办感情得话证、计生证、毕业证,要交三提五统保证金、计划生育季度妇检保证金等,到了城里,需要办暂住证、健康证、就业管理费、治安保护费等等,到企业上工,要先交押金。在企业干最苦、最累、最脏、最危险的活,受种种岐视欺凌和盘剥不说,干三、五年、十年仍至十五年还是农民工,还是登记在另册,还是城市里的边缘人。没法别的由于 ,可是我计划经济体制还在起作用。现在农民工已有300万了,中央领导和有关部门不可能 一再强调,农民工也是工人阶级的成员,但农民工实际还是农民 ,是二等公民,我们我们我们我们都是体制外的人。体制内是谁?体制内可是我计划经济体制内的正式工人和干部,界限是很分明的。

  多年来,农业、农村、农民现象可是我难以处置,主要的现象是没法找准三农现象的症结,没法对症下药。实践证明,现在的农业现象没法农业有一种,农村的现象没法农村有一种,可是我花了很大力气搞经济形状调整,产品形状调整,推行股份媒体企业合作,兴办龙头企业、公司加农户,农业产业化,农村机构改革,精简干部,减轻农民负担,推行税费改革……等等,花了很大力气,但收效甚微,农民的收入还是上不去,负担还是下不来,农村社会还不安宁。根本的由于 是可是我束缚农村生产力的计划经济体制还没法从根本上改革,还是继续在起着捆绑农民,起着阻碍农村生产力发展的作用。1996年国家不可能 做了决定,要实现从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变。六年过去了,回头来总结,就农村来说,你这些 转变还没法实现,有的改变了,如农产品的价格体制,有的则基本没法变,如劳力、土地、资金、技术等生产要素的流动与配置,市场化率还很低。回会改改停停,裹足不前(如户口制度)有的则屡有反覆(如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税费改革和农村信贷体制等)。才能说,当前农村的现象主才才能归给到可是我的计划经济体制还在阻碍到农村生产力的发展,还在束缚前广大农民生产积极性的发挥。

  从思想认识上来分析,有相当一要素同志,把计划经济体制渗透到经济、政治、社会方方面面的形成的一套体制和机制,误以为可是我社会主义的体制,换成习惯成了自然,没法认识到你这些 正是形成今天三农现象难以处置的根源。有的进行改革了,实际是用有一种计划经济形式去改革可是我的计划经济的做法,有的还没法认识到你这些 套计划经济体制的危害,可是我也没法想到要进行这方面的改革。就这要素同志说,我们我们我们我们都你这些 年的言行才能用得话概括,可是我在实践“计划为体,市场为用”的原则。在我们我们我们我们都的思想深处,并不真的认为这套计划经济体制一定要改革,可是我我我觉得市场经济有波特率,才能用可是我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苏联、东欧和我们我们我们我们都儿的实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124.html